百人计划∣作家苏芩:三十二岁才是女人最美的

发布时间:2017-10-20 17:38 文章来源:未知 阅读次数:

在热点频出的当下,每一种流行文化,每一篇爆款文章的背后,都反映出这个时代人们的价值观和审美取向- 这也是我们做“100 Points百人计划”的初衷。

100 Points百人计划是凤凰网青年频道2017年推出的一个青年人物专访计划。在繁杂与剧变的时代中,百人计划以“人”为标识,去记录在岁月洪流中闪耀的2017年。在这个计划中,我们提取十个焦点领域,并在每个领域中选取十位有想法且把想法付诸实践、享受凭一己之力改变社会的过程的“新享法”青年,跟他们聊聊当下的现象和变化,听他们对加速到来的未来的期待,以及身处变局之中的观点。我们相信,经由我们收录整理的100位青年的100个观点,将绘制成2017年的时代平面图,供后来者查询与回溯。

历史总会施魅于跨时空的对照。

譬如今天,当追求着小资艺术情调的年轻女性翻看着凡尔赛宫鸿图华构的景致,赶着时髦精心策划一场“说走就走”的欧洲艺术之旅时,她们大概绝少会想到1789年秋日的凡尔赛,一群巴黎妇女在法国大革命后冲进这座城市,借着革命之火向国民议会要求与男子平等的合法人权。

删减了布料之豪华、装饰之繁复的大摆裙已经失去了着名的“洛可可风格”样貌,粗糙而泥泞,带着法国下层劳动妇女常年辛苦劳作的层叠垢记,裹挟着她们的怒火与汗水,像一团团乌云一般席卷而来,“女权”二字第一次写入人类的历史。

两性关系,以及二者之间旷日持久的妥协与斗争、依赖与呐喊、甜蜜与愤怒,自此成为几百年来人类社会一个常唱常兴的主题,并像一株茂盛的百年老树一样,将其根蔓深入到不同时代、不同亚文化领域,智慧与狡黠、理智与情感、辩论与鸡汤随着社会话题不断喷涌。

“女权”也作为一种主义,从18世纪启蒙时代开始,到后现代的今天,分为若干的派别,生生不息地存在。大量的女性投身于呼吁、理论、抗辩、反省的女权事业,为自己发声,同时也不断重审两性关系。1949年,被尊为西方妇女“圣经”的《第二性》出版,被誉为“有史以来讨论妇女的最健全、最理智、最充满智慧的一本书。

有意思的是,即便是这类理性的、摒弃女权的预设、在平等的两性关系思考与讨论中,女性也总是远活跃于男性,这一方面充分表明了女性“抗争”而非两性“博弈”的本质内涵,另一方面似乎也表明了两性对话始终有一方缺席的社会窘态。也许是出于对新石器时代后占始终绝对优势的男性社会地位的自信,也许是真的由于男女大脑生理构造的不同,人类只有两个性别,可是彼此的了解却如此之少,真可谓“隔性如隔山”。

抗拒沟通的男性或许不知道,他们始终是感性的女性希望进行坦诚交流的对象。在女性地位较之200余年前已大为改观的今天,得不到呼应的女性看起来也更像是一直在自己划定的圈子里跳舞,或狂野或浪漫,却无人喝彩。发达的媒体会以一种戏谑的方式关注社会中的女性,“女强人”、“剩女”、“拜金女”、“白富美”、“单身妈妈”、“全职主妇”等等,描摹得刻薄而肤浅。女性的困惑、焦虑,作为社会弱势一方的抉择和忍耐以及由此衍生出的种种生存哲学,被玩笑般地解构。在缺乏另一性鼎力配合的社会中,女性尴尬的角色只好由自己不断地解读和认知。

十余年来一直关注着两性关系问题的女作家苏芩,始终充当着女性自己的精神按摩师角色。她细腻入微地了解当代女性的那些困惑和焦虑,并试图从不同的角度进行纾解、给予力量。这对同样身为女性的她来说也是一个自我成长、调节和思考的过程。2009年,她出版了《七天女学馆》,在国内情感两性领域引起广泛关注,书中“长得漂亮是优势,活得漂亮是本事”的价值观成为当代女性诠释人生价值的更高憧憬和追求。她提倡的“新女学”正传递给当代女性一套新的生活法则、新的生活观,让女性更好地融入感情、生活和工作等领域。

在当代,女性究竟应该自置于怎样的角色,女性的尊严与价值在何处体现,社会的要求与自我的价值怎样平衡,以达到积极乐活的精神状态,如何找寻自己的目标,达成人生的梦想,这些问题需要现时代的女性不断寻觅答案,作家苏芩也就此提供了一些智慧达观的视角。

凤凰青年:你是什么时候意识到“女性问题”的?有什么事情触发吗?

苏芩:十几年之前我在媒体工作的时候,当时的那种环境如果有一些情感问题,或者说女性自身的问题,还不会像现在这样,比如拿到电视上、媒体上说,大家还会在这方面有一些羞涩,但是在当时那种情况下,会有大量的读者给我包括我们的杂志来信。从那个时候才突然意识到,原来女性朋友对于情感方面的困惑,以及提升自己的方面有很大需求量。

我在媒体做主编之后就开始写书,在一些高校以及培训机构教授女性提升的课程,在这个过程当中我有一个感受,女人在自我提升、做自己这方面的需求很强烈,她特别希望能够提高自己的生活品质,希望成为更好的自己。我们很多培训机构,来上课的所有的女性并不都是企业家,或者经济条件特别优厚的女性,反而是有一些女性白领,我要拿出很贵的学费,我要很努力,哪怕省下买包的钱,我要来上这样的课程,因为我希望自己能够更好一点。很多人问我“你为什么要去关注女性问题?女人有那么问题吗?”我说:“并不是女人的问题比男人要更多,只不过女人可能在生活质量的需求方面,会比男人要更严格。”

凤凰青年:你认为当代女性最主要的问题是什么?

苏芩:我觉得女人最主要的问题,就是社会对你的要求和你对于自己的要求是不匹配的。现在很多的职场女性和都市白领女性对自己的生活是有规划的,她会觉得不一定要三十岁结婚、生孩子、按部就班的生活,会有自己的生活规划。但是这个社会对于女人的要求不像她的规划一样,比如父母会给她压力,“你怎么还不结婚?你怎么还不生孩子?”。现代社会对于女人的一些评判标准,还是会停留在挺老、挺传统的层面。她明明已经很强大了,可以让自己过得很好,但是她还得顾及社会对她的评价和要求。这是我身边大多数的白领女性最困惑的一件事情。除非她强大到可以无视一切的舆论压力,那我觉得这样的女人,好像还蛮少的。

凤凰青年:你认为女性最好的时代是什么时候?为什么?

苏芩:女人最好的时代,我一直都觉得是在三十多岁的时候。过去一个统计,发现女人一生最美的年龄其实是在三十二岁,不论颜值还是生理,包括自身的职业状态、精力等等会在这个时候达到巅峰。所以我觉得,女人三十岁之前不能称之为女人,三十岁之前的生活都是假象,你年轻的时候会有很多的选择,包括有很多人追你,那个时候你会发现这个生活有的时候就是随波逐流的,随大流怎么潮怎么来。但是女人到了三十岁之后,才是考验你自己的生活能力和跟世界怎么去相处,是特别考验女人能力的时候,所以我一直都觉得女人过了三十岁之后才能知道自己想要什么。

有人跟我讲,“假如有一种药或者有一种时光穿梭器,让你穿梭到二十多岁,你愿意吗?”我说“坚决不干”,我觉得自己二十岁的时候特别青涩,特别low,现在都不忍心看我二十岁之前的照片。对于我来,一直都觉得三十岁之后我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,才知道原来我也可以变得更好一点。大家千万别焦虑,女人真的不是皮肤特别Q弹,满脸胶原蛋白,就是美、青春和年轻,不一定是这样,我觉得。

凤凰青年:你最欣赏的女性是谁?

苏芩:我最近出了一本书叫《你要世俗的活着才有不俗的未来》里面写的人物是麦当娜。在我年轻的时候,特别讨厌这个人物,觉得麦当娜特别物质,她说“我爱钱,爱名利,我就活得特别庸俗”,包括她穿的好多衣服,我们会觉得这个人,挺名利的。随着我年龄的增长,我会发现她活的特别真实,虽然年轻的时候会觉得麦当娜有点俗气,但是现在发现不论她在事业上还是生活上都活的特别真实,一点儿都不装。有的时候活得稍微世俗一点,有你自己的印迹,能够跟生活完全的接轨,是挺过瘾的一件事情。过去我会说各种各样优雅的女性是我榜样,但是现在欣赏麦当这种款。

凤凰青年:你在女性情感上的观点我会有一种模糊飘摇的感觉,看上去时而积极时而消极,你的目标读者是怎样的女性?

苏芩:我的目标读者就是像我一样的。我觉得自己是感性的,有一些飘忽不定的观点,这才符合一个女性作家作为一个人写出东西的状态。我写作有十年了,回过头来会发现,其实十年前写的跟十年后今天写的都不一样,那是我不同成长阶段所表达出来的状态和观点。做情感心理类文章的写作,必须要随着观念和时代的变化去调整一些写作的状态。如果我现在还沿用十年前的一些观点,那没有办法写下去,除此之外,随着我自己的成长包括感情的历练,也会有变化。做这个行业挺幸运的,有时候会从自己的作品找到一路走来你的生活印迹和成长印迹。

我的目标读者是都市的白领女性。我的读者会比较集中在白领女性,包括一些职场的白领男性。大家会把我定义成是女性题材的作家,可我每次去签售、做活动时,现场男性和女性读者的比例几乎持平。举一个最简单的例子,二十多岁的男孩子择偶的压力比同龄女孩子高的多,因为二十多岁的女孩子可选择的范围很广,可以选择同龄、三十多岁、四十多岁的大叔,但是二十多岁的男孩子刚刚出校门还很青涩,经济实力也不够强,他的择偶目标范围很窄,这部分男生对我们的需求会更强烈,因为他们迫切的需要知道怎么能够变得更好。

凤凰青年:你是在向男人剖析女人,还是为男人劝解女人?

苏芩:我其实更愿意向大家表达和传递专业类的知识。我的专业类知识,会用更加轻松、文艺的方式让大家能接受,比如向大家剖析人性的规律、剖析两性之间的交往规律性的心理,这样的写作方式和内容会更有生命力。

凤凰青年:一方面让女人干得好才能嫁得好,另一方面劝阻女人做女强人,也就是说再牛的女人在另一半面前也要自觉弱一等?

苏芩:大约是十年前的时候,我特别强调女人一定要干的好,如果干的不好,你不可能嫁的好。我有一次在节目中检讨过自己,这个观点对于现在这个社会来讲是完全不适用的,比如,很多女人说干事业是为了嫁的出去,是不靠谱的。一个女人当你事业干的特别好,身上会有一些铠甲,这些铠甲是你硬的东西,放到感情的这个关系当中一定是不对的。但相反,有一些女人在事业上没有那么强,但是她特别懂得两性之间的心里揣摩,跟她在一起的时候很舒服是一个很好相处的女人,那这样的女人用现在的话来讲会桃花运很好。对于女人来讲,事业和感情一定不是成正比的关系。你需要哪些东西,去下功夫,这是一定是有成效的。

凤凰青年:你怎么解读作家这个职业?你认为作家最主要的工作是什么?

苏芩:是一个书写梦想的职业。

虽然我现在成为不了白领,或者成为不了大明星,没有关系,在我的作品当中都可以出现。二十多岁的时候我有过失败的创业经历,但我可以写一个创业成功的故事,可以把我之前所有遗憾的梦想填补上去。

现在是一个全民写作的时代,内容特别茂盛的一个时代,作家是可以让大家感受到你的作品中有实现他梦想的力量。每个人生活都像一个一个的坑,是很多没有实现的愿望和遗憾,有力量的作品可以把一个一个遗憾的坑填上。作家这个职业要求你有很大的决心和能量,这个活其实挺苦、挺累的。

凤凰青年:你参与了80多档电视栏目的点评,你觉得这种形式的观点输出和作为作家的观点输出有什么不同?更喜欢哪种形式?

苏芩:写书和录节目是完全两种状态。记得有一次我在湖南卫视录节目,导演跟我聊过一次说“我们看了你很多的书,觉得你观点特别好,但是你录节目像写书一样”,因为写文章它需要有一个导语,告诉大家要写一篇什么样的文章。他说,“这个对于电视节目来讲是不对的,你直接告诉大家观点是什么,就对了”。我当时才茅塞顿开,电视语言的这种输出和文字的输出方式是截然不一样的。录节目是需要你快输出,一个快一个慢,这中间有很大的冲撞。

我会更喜欢写书。因为写书可以完全按照自己的思路来表达。录节目你会发现,录了五个小时的节目到最后剪出来的就那么几分钟,而且观点已经被剪零碎了,最后呈现的只是他们需要的东西,而不是你真正最想表达的。我觉得写书是一个可以让自己任性的职业。

凤凰青年:你的着作能够给读者带来什么样的影响?譬如,具体某件事上的行动指南?

苏芩:我没有想过能给大家带来什么样的影响,只是觉得像这样的作品,在你需要的时间它陪你度过,这段时间度过的还比较安静或者心里比较平静,就足够了。

我希望带给大家的是陪伴,当你在这段时间觉得特别彷徨、特别纠结,然后看看这样的作品,能够陪你走过来,我觉得就足够了。在我心情特别低落,或者生活出现特别大波折的时候,我也会看我的作品。人其实有的时候是这样的,当你身临其境,身处那个境地的时候,很难做到那么理性、客观。我觉得心情特别糟糕的时候,会把之前的稿子翻出来重新再看一看,其实也是这样过来的。

凤凰青年:最近涌现出很多自媒体号,比如“胡辛束”,比如“新世相”,他们在以女性的视角在关注女性的心理状态。你的着作跟他们的内容有区别吗,你认为自己的优势和劣势是什么?

苏芩:我觉得相同的地方都是给读者带来陪伴,或者给大家提供建议。可能唯一不同的就是每个人的建议不一样,有人会建议你走下去,有人建议你到此为止,这是观点上不同。但我不一样的是,从小喜欢国学、红学,会更加强调作品中的文学性和文艺性,如果不这样我会觉得一本书读起来是干涩的。我希望我的读者看完我的书说“这是苏芩的风格”。

我的劣势就是随着年龄的增长,不敢写太多过激的东西。记得我开始做媒体、做杂志的时候,很多的标题包括很多文字是特别辛辣的,那时候会引起大量的关注,但随着年龄和阅历的增长,觉得不应该那样做,因为你会发现有时候会误伤到一些东西,误伤到一些人。

凤凰青年:你的话题来源通常是哪里?从哪些人那里得到话题灵感?

苏芩:是读者跟我的交流。我工作之一是看读者的反馈,要看他们时下关注的东西是什么,困惑是什么,这也是工作的基础。每天想一个观点,但大家不需要,这样没有价值。

凤凰青年:你的新享法是什么?

苏芩:我在工作状态当中相对比较随性。我一路走来的职业经历,都跟新享法有关系。我最早在外企工作,觉得干这个工作挺没劲,当时找到了一家杂志社就进了媒体。后来因为我从小喜欢《红楼梦》,想做跟《红楼梦》相关的职业,就写了《非常品红楼》,在业界引起了很大的反响,但我自己也没有想到。我写完那本书之后,又继续做情感、两性类的这个职业,写心理学类的书。

最近还有一个新想法就是写新推理小说,最近也在尝试着写。我也不知道下一个新享法会是什么,但是我一直会有。与其按着既定的方向顺其自然,不如大胆去尝试新的领域。

凤凰青年:东风雪铁龙SUV天逸强调的是乐享态度,和你的新享法有什么异曲同工之处?

苏芩:这款车给我一种轻熟女的感觉,因为它的整体特别稳健,包括它的色彩有一些沉稳的状态,它的空间等等有种特别踏实的感觉。年轻当中有它的个性,对自己的生活有了主见,与此同时不失在生活中有一些其它元素的追求,接近一个小成熟的状态。

所以这款车给人的感觉与轻熟女的生活态度很像,就是乐享生活的态度,我觉得生活中所有的享受一定是要快乐的。我们现在生活中会有很多的高级生活,很多人认为是享受,其实它并不能给你带来快乐。但新想法可能是一个特别微小的,甚至让大家感觉这个想法好low,它只要能让你快乐能让你开心,这就是最棒的。我在工作中发现,现在人的生活水平在逐年提高,但是快乐感在降低,所以任何的新想法要建立在快乐的基础上。SUV天逸总能给我们的出行带来愉悦的驾乘感受,它所表达的乐观态度,与我总有一种内心的契合感,更是给我带来额外的愉悦生活。

Q&A

凤凰青年:你认为自己最近十年最大收获是什么?

苏芩:我以前是一个特别急躁的人,这十年做这份工作让我觉得自己变淡定了。

凤凰青年:最喜欢看哪类书?

苏芩:推理小说。

凤凰青年:生活中让你觉得最享受的时刻?

苏芩:自己跟自己下棋。

凤凰青年:每天用多少时间读书?

苏芩:这个不固定,读书不是任务吧,没有说每天必须要求,有的时候一整天,有的时候也好几天不读。

凤凰青年:最希望做却没时间做的事是什么?

苏芩:学古琴。

凤凰青年:对自己的评价?

苏芩:我是一个非常分裂的人,双鱼座典型的分裂人格。

凤凰青年:与异性相处过程当中最开心的一个片段?

苏芩:一起在大雪天的时候看电影。

凤凰青年:说一个近期的职业目标?

苏芩:希望能把我的第一本小说写完,已经写了一半了。

获取更多有趣又有料的内容,欢迎下载凤凰新闻客户端,订阅“青年”;欢迎扫描二维码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平台:青年制氧机(ID:qingnianzhiyangji)

责任编辑:解静 PSY032